• 新学期。 - [身残志坚]

    2010-02-28

    Tag:健身

    2010年2月28日 星期日 阴 3°C

    连续四天都是大阴天,天气不见转暖,这样下去三月还要整月穿羽绒服,口胡!

    昨晚用35分钟做了翻倍的量,累傻了,坐在床沿上双眼发直,噼里啪啦地滴汗。条件简陋,空间狭窄,弄得浑身淤青,看来有必要买个瑜伽垫之类的护具。听一个男前辈说,他每天坚持做下来,很快就能见到腰。我没有这方面顾虑,只是一直比较惧怕做有氧运动,因为会变瘦,而且饿得五脊六兽忍住不吃东西更容易瘦。以后得适当调整一下锻炼时间,最好运动完的时间是能立刻冲澡并往嘴里塞馒头的饭点儿。

    今年的工作太满,又给自己报了个学习班,功课很紧,一天24小时不够用,基本没有娱乐时间,希望不要崩溃……

    最近看了《听说》,十分治愈。

  • 饿。。。 - [身残志坚]

    2009-10-28

    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多云 18度

    最近真是百无聊赖啊,一堆该办的事没办,被无力魔神附体。牙齿不在状态也很别扭,右边脸一直硬硬的。

    复诊的时候医生说:你怎么用右边牙吃饭了呢,注意事项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吗

    我:我自己大意了(拆线的时候你明明白白说可以正常吃饭正常刷牙了)

    医生:你现在有两个伤口,外边的长好了,里面的没长好,伤口没长好之前都不能用那边吃饭

    我:那我怎么判断里边的长好没有呢?

    医生:……如果又发炎了再过来吧

    如果想吃什么吃什么,市面上都是反式脂肪制品,天天吃会变成大肚子。今天逛超市,很难下手,只捡到这两样。

  • 2009年3月25日 星期三 晴16度

    上周的药太苦了,苦得边喝边哆嗦不说,喝完很想立刻呕出去,而且嘴里的苦味会持续半天。我估计苦的根源是里面的一大把金银花。这周换药了,稍好一点,但经过上周的良药苦口现在喝药仍然心有余悸,喝完最后一口后时刻准备去厕所呕吐。

    越来越觉得周大夫很神,这周复诊他一边给张红号脉一边数落我们吃了凉的东西肠胃都是寒凉之气,我们理直气壮地反驳根本不可能我们都只喝热水,他哼了一声说肯定吃了,还若有所思地嘟囔:“特别像肠……”,才想起来昨天我们俩下班前坐在办公室里啃了几只同事从老家带来的塑封锡袋鸭翅,那东西确实不到37°C里面还有防腐剂……

    近况总结——

    1:给闻之打电话,拨成我爸手机号和闻之手机号的合体,一个陌生男人说“喂”的那刻便知道打错了,还得硬着头皮说:“我找XX。”等对方说:“你打错了。”才能接着说:“哦,对不起。”然后挂电话。就好像见外国人第一面的对话必须是:

    How are you. 

    Fine, thank you!And you?

    Im' fine too!

    2:借了好多书但没时间看。《暮光之城-新月》读到第48页,怀疑译者是用金山快译直接搞定的,如果编辑的初衷是想让读者学习英文句式结构,给广大爱情小说爱好者练习汉译英的机会——他们已经成功了。

    3:《三个和尚》的英文名字是《Three monks》,但雍和宫叫“Lama Temple”,真想知道和尚和喇嘛有什么区别。

    4:肺虚的人做梦总是被追杀,肺火旺盛则是追杀别人——看来我工作之前肺不是一般的虚。

    5:欠高利贷(5000字论文两篇,2万字一篇,网站一套),还在装潇洒……死有余辜……

    6:牛羊驴海鲜不能吃,猪肉很臭,鸡仔里激素太多——健康硬菜在哪?呜呜呜呜~~~~~

    春分那天吃了一枚如假包换的双黄蛋(虽然没法证明)。

    柴鸡蛋和普通鸡蛋冒充异卵双胞胎。

     

  • 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晴23度

    一下子就从冬到了春,我家暖气还没停,室外已经23度,每天骑车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能看着从头顶掠过的成群喜鹊,还有路边的鸡蛋灌饼摊。院里有些桃花忍不住开了,虽然我觉得桃花俗不可耐,但毕竟有花看,聊胜于无嘛。

    每到春天就觉得整个人被注满力量,不断往外冒,一定要干点什么才能泄火,于是使劲折腾自己,扎耳洞、拔颗牙之类的,今年要办的大事也已经想好,只待实施。

    陪朋友去看中医,我闲着就顺便挂个号,大夫说我在感冒,我立即哈哈哈说春节感冒发烧早已经好啦,他也哈哈哈说还没好利索外加喝了凉水肠胃很凉火都憋在上半身,问我想吃药吗,于是拿了七天的药。说来奇怪,我去年吃中药的时候戒水果,停药以后就对水果很敏感,如果持续每天吃水果脸上就会长痘,不吃水果痘痘立刻下去。大夫说有的人对果糖过敏,而且水果都有药性,吃不对就会致病,越是漂亮的水果越危险,所以建议什么水果都不要吃,想补充维生素就大量吃蔬菜。好在我对吃不执着,戒掉一些食物不会痛苦。

    不过吃药得等到周日,因为周六过生日,得带上我的草莓帽吃完闻之订的巧克力香蕉蛋糕才能安心忌口呀。

    小午 17:07:46
    提前祝生日快乐!

    miumiu 17:08:21


    小午 17:08:52
    汪汪

    miumiu 17:08:58
    谢谢……又老了

    小午 17:09:35
    不要紧!

    小午 17:09:51
    你一点都看不出年龄!

    miumiu 17:10:05
    谁说的……

    小午 17:10:25
    真的!

    miumiu 17:10:31
    刚工作的时候学生说我像高中生,现在学生说我是大学生

    小午 17:10:45
    也只是大学生

    miumiu 17:11:00

    ——最近吃得快吐了

  • Tag:看病

    2008年9月5日 星期五 晴 31度

    戒掉了吹风机(吹头皮会让头顶受风)、冷饮,戒掉(暂时)巧克力、咖啡、水果、酸奶、醋、动物头和脚、海鲜、带壳河鲜、牛羊驴肉,加上按时吃药,身体的确有好转,而且感觉精力充沛。

    每周都在换药方。医生说代煎的药效不行,这周开始自己熬药,并且每天吃一勺阿胶膏。阿胶膏是春节前熬的,看网上说应该从冬至开始吃,就一直放在冰箱里,这周医生开的方子里有阿胶,他说在北方一年四季都可以吃阿胶,气血虚弱的女生可以常年吃。

    冬天熬膏时为弄碎阿胶连砍带砸,动用十八般兵器把手都戳破了,里面配红枣、核桃、芝麻、冰糖、桂圆这些比较补的东西。前后耗时三天,好不容易全熬好,挖了一勺用热水冲开,看着一杯比呕吐物稀点还飘着油花的刷锅水,心里开始嘀咕这么贵的东西要是直接扔了会遭雷劈吧,想着那么多姑娘都是这么喝的没准味道不错,就闭眼猛灌,味道比呕吐物好点但会想起呕吐的时候嗓子被食物残渣灼伤那感觉,喝到杯底实在恶心到极限决定放弃那些渣渣,不过细想渣渣们全是核桃、芝麻、桂圆、红枣,还是很心疼。一杯以后立刻把它打入冷宫(冰箱),就算贫血贫成黄脸婆也不吃刷锅水泡呕吐物。

    这次医生开了方子要喝阿胶,为难也只好重新请出这位大奶奶。想着既然泡水那么恶心但又不能不吃,干脆生吞好了,于是抱着就算自杀也要吃完这鬼东西再割腕的决心挖出一勺送进嘴里猛嚼——没想到竟然意外的好吃!甜丝丝,软坨坨,有股酒香(当初用黄酒泡的),像黑芝麻汤圆里的油糖馅。

    药依然苦,但已经开始大补就似乎看到了曙光。